• 南方网

  • 南方日报

  • 南方都市报

  • 南方杂志

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
南方网> 经济频道>南方双创汇

示范制造跃升 东莞再当探路者

2020-03-20 09:35 来源:南方网 郭文君 朱紫强 吴擒虎 叶永茵

  南方网讯 再闻虎啸,昔日“广东省四小虎”东莞又一次冲锋在改革最前沿。

  3月17日,东莞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召开。这是在省委深改委印发《东莞市建设广东省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实验区实施方案》(下称“方案”)后,东莞召开的首次深改会,对改革创新实验区工作再研究、再动员,一系列重磅文件与部署出炉。省改革创新区建设全面铺开、纵深推进有了清晰的路线图。

 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,也是东莞GDP突破万亿的冲刺之年。人们都在关注,昔日的“四小虎”、如今作为观察广东乃至中国实体经济的重要窗口,身披“广东省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实验区”新战袍的东莞,将走一条怎样的高质量发展之路。

  勇当广东制造业突围的先锋

  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。随着国际贸易纠纷和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影响,中国制造业走向产业结构深度调整的重要窗口期。上周,《实施方案》下发,标志着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突围的改革探索正式开启。

  不经意间,东莞肩负起为中国制造业跃升先行探路的光荣使命。这个全球市场涌现众多不确定性的庚子之春,能否成为东莞制造跃升的起点?

  为何是东莞?放眼广东,以制造业闻名的城市有很多,东莞是其中不容忽视的一座。东莞制造业起步最早、如今工业门类最全、所面临的发展问题最集中、最突出。在国家统计局统计的41个大类工业中,东莞拥有34个,多种工业品产量位居全国乃至全球前列。这也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人们喜欢用“世界工厂”指代这座年轻的城市的原因。

  选取东莞作为改革试点,所获得的改革经验对全省乃至全国制造业城市均有可借鉴、可复制意义。对东莞高看一眼,是基于东莞融入全球化广度和深度,成长为全球制造业重要节点城市后的全球共识。

  然而,行到半山路更陡。当前,东莞制造业在“土地空间”“核心技术”“金融支持”“人才供给”和“营商环境”方面短板极端突出。

  上述五大问题,在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中,无不制约最突出、问题最严峻、破题最迫切。如果东莞能在这五大方面率先破题并形成经验,无疑对珠三角制造业城市转型升级发挥极其重要的示范作用。

  谋定而后动,《实施方案》拟定三大“战法”,力争用3年构建起支撑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,形成传统制造业与新兴产业、现代服务业良性互动的全新格局,努力推动东莞从传统的“世界工厂”转变为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“先进制造业之都”。

  定位之变,代表了产业之变、空间之变、格局之变。方案提出,要加快新旧动能转化、产业空间拓展、综合环境提升,直指制造业跃升的三大难点。

  其中新旧动能转化重在解决“产业核心技术不足”“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不足”;产业空间拓展重在解决“土地空间支撑不足”;抓综合环境提升重在解决“各层次人才供给不足”和“营商环境有待进一步提升”。

  这份方案中,多项改革试点令人眼前一亮。

  比如制造业多是用电大户。为此,实施方案提出将加快电网改造和深化输配电价格改革,扩大市场化交易电量,降低制造业等重点领域用电成本。

  生产性服务业是制造业升级的瓶颈所在。为此,新兴产业培育和生产性服务业也被纳入改革重点。方案提出,支持建设广东智能终端工业设计研究院,高标准创建和运营国家级研究院,探索建立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评估指体系。

  聚焦第一动力——创新,东莞将支持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管理制度,建设粤港澳交叉科学中心,与中科院等大院大所建立常态化合作机制,建设一批5G示范项目和示范区。

  东莞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未来将推动松山湖高新区、滨海湾新区、水乡功能区、银瓶合作创新区和长安创建5G示范区,重点支持一批工业领域的可看可用可推广的示范性应用,引导5G聚集发展,同时进一步发挥5G产业联盟的带动作用,加强平台对接,打造5G良好生态。

  方案由省经济体制改革专项小组牵头抓总,省发改委、省工信厅具体负责。同时要求省自然资源、科技等部门下放省级事权。其次,允许东莞直接复制省其他实验区已获批权限和事项。这将最大限度服务于东莞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,提高改革效率。

  聚焦东莞城市特性,方案允许东莞从历史角度、发展大局综合评价各种创新实验,只要有利于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都可以大胆试、大胆闯。

  2019年,东莞围绕土地、技术、资金、人才等关键要素的制约问题改革攻坚,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482.50亿元,同比增长7.4%,增速分别比全国、全省快1.3个、1.2个百分点;先进制造业、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占规上工业增加值的54.2%、42.2%,同比分别提高1.9个和3.3个百分点。

  这是东莞率先实施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底气所在。

 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日前坦言,1—2月,疫情给经济运行带来较大冲击。世界银行预估,2020年保守估计会影响高达1%的全球GDP。东莞在这个时刻就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身先士卒,挑战巨大。

  一分部署,九分落实。东莞聚焦创新新旧动能转换机制、拓展优化产业空间、优化人才发展和政务服务环境,出台25项改革措施及3项保障措施,着眼于构建高质量的发展体制机制,遴选推进一批重大项目、选择一批意愿强烈、基础较好的镇街先行先试,及时总结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。

  2019年,广东GDP首破10万亿,连续31年全国居首位。在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广东如何在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上走在全国前列,在这个充满挑战、任务艰巨的庚子年,广东必将有众多城市争相抢答。“东莞答案”备受关注。

  示范制造跃升,东莞当仁不让,任重道远。

  将镇村工业园改造作为“头号工程”

  最近,有媒体发布了广东、江苏2省34座城市地均GDP排行榜,地均GDP3.85亿元,在这一反映城市经济密度、聚集度和经济活力的指标上,东莞位居深圳之后名列第二位。

  数据显示,东莞土地面积2460平方公里,在如此狭小的土地空间之上,2019年东莞的GDP总量为9482。5亿元。放眼全国,在GDP总量与东莞相仿的城市中,泉州面积11015平方公里、南通面积8544平方公里、济南面积8177平方公里,同以制造业立市的兄弟城市佛山的面积则为3875平方公里。

  发展至今,如果扣除山体等生态控制区域,东莞目前的土地开发强度已逼近五成,早已超过国际公认30%的警戒线。当资源接近瓶颈,如何破解发展难题?

  抓产业空间拓展,被东莞作为改革创新突破的主战场,也是《实施方案》的最大亮点。镇村工业园改造正是这场战役的关键突破口,被市委书记梁维东称为“东莞建设省改革创新实验区的头号工程”。

  眼下在东莞,随着滨海湾新区、松山湖科学城、水乡功能区、粤海银瓶合作创新区等高质量发展平台的加快建设,越来越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大项目与前沿科研平台,获得了广阔而优质的发展空间,华为终端、紫光芯云产业城等接踵而来,创新驱动增量引人瞩目,大家惊呼看到了“不一样的东莞”。

  巨头引领的生态圈里,产业链上运转着大量配套的创新型中小企业,它们同样需要高质量、低成本的产业空间来承载。东莞如何为它们腾挪新的发展空间?答案正是镇村工业园改造提升。

  目前,镇村工业园在全市工业用地中占比高达70%,是承载东莞经济发展的主要空间。改革开放以来,珠三角“村村点火、户户冒烟”为工业化积累了“第一桶金”,遍布东莞的镇村集体工业区很大程度上平抑了制造业的成本,解放了生产力。

 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,昔日曾是改革产物的镇村级工业园,却成了今天阻碍产业升级的障碍——缺少规划、布局零散、利用效率低下等一系列问题,阻碍了人才和创新要素的引入,制约了东莞转型的步伐。

 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深入推进,东莞面临“三区”叠加发展机遇,新的历史发展窗口正在敞开,在新一轮的创新资源抢滩期,一向敢为人先的东莞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遇。

  这次,东莞格外强调“破立并举”,同步推陈出新:从2020年起,以低效镇村工业园改造为核心,力争三年完成“工改工”拆除平整3万亩,同时开工建设产业用房2000万平方米以上。

  梁维东指出,要通过产业载体平台的更新升级,引进一批平均产出效益更高、未来发展更好的龙头企业、隐形冠军企业、战略性新兴产业等。

  市政府秘书长邓涛陈述《关于加快镇村工业园改造提升的实施意见(送审稿)》时表示,将结合东莞实际,逐步建立一套政府推动、市场运作的“工改工”机制,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,形成共同推进“工改工”的强大合力。具体来说,东莞将以“改得动、推得快、调得高、招得好、算得过”为出发点,通过政策创新激活市场动能、提高审批效能、提高开发强度、助力联动招商、提高经济效益,以此强化市场参与镇村工业园改造的动力。

  全市近40万亩的镇村级工业园亟待涅槃重生。对东莞而言,以镇村级工业园改造为重点的产业空间拓展,正是在2460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精耕细作,是通过空间的释放来支撑新型工业化的进程,是支撑下一个40年发展的关键一子。

  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形成良性互动

  截至目前,东莞是全省唯一一个在全域范围开展改革实验的地级市。此次深改会审议通过了水乡功能区、石龙镇、塘厦镇、常平镇创建基层改革创新实验区的申请,通过鼓励基层自主推进改革创新,让改革更接地气。

  这样的制度安排,就是寄希望于通过基层的探索积累,由点及面、因小见大,对全局改革形成示范、突破和带动,让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形成良性互动,让改革动能得到充分释放。

  据了解,积极申请成为此次东莞基层改革试点的功能区和镇街,就多达十几个。东莞优中选优,最终敲定四个功能区和镇街,承担改革重任。

  改革,就是在重重围堵中,杀出一条血路。东莞4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中,一大批改革经验发源于基层。

  就像当年,“穷怕了”的东莞虎门镇,引来香港老板,建起太平手袋厂,创办了全国首家对外来料加工企业,也开启了东莞“三来一补”起家的发展征程。这种改革创新的基因,像东莞村村冒火的工业园一样,渗透到东莞人的骨子里。全国第一座“集资建桥,过桥收费”的地方公路桥、全国第一家村级自来水厂、全国首个“民营办”、全国率先试点商改……一批从基层探索出的改革经验,叫响全国。

  审视自身,40年迅速崛起,东莞积累了雄厚的制造业基础,筑造了强大的经济底盘和新一线城市基本面,但也面临制造业大而不强、空间缺乏统筹、镇村工业园产出效益低下等问题。“三区叠加”发展机遇勾画出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,但与此同时,经济发展外部环境更复杂严竣,城市空间品质、创新能力、产业水平、人才发展、金融服务等方方面面,仍与一线城市存在差距,这注定东莞发展转型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  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看似经济问题,但对于东莞这样的制造业城市而言,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全局性问题。从城市规划到产业空间,从产业转型到区域合作,都紧扣“改革”这根生命线上。

  直面问题,直击要害。基层布局的每一项改革,都是为了搬开未来阻碍东莞发展的拦路石。

  改革,首先要破解的是现行体制制约。市直管镇的“直筒子”体制是东莞市行政架构和体制机制安排的重要特色,其扁平高效的优势,有力推动了经济社会发展腾飞,但同时也存在进一步提升和完善的空间。水乡功能区是东莞统筹优化市直管镇体制改革的试点功能区,在创建基层改革创新实验区过程中,这里将探索突破行政界限,为东莞全域拓空间、镇村工业园改造探索经验。

  改革,要直面快速城镇化导致的“成长的烦恼”。石龙镇城镇化进程起步较早,建成区比例超过90%,是东莞城镇化快速推进的典型代表,建筑密度较高、历史遗留问题较多、改造升级较难等各种问题相继显现。为此,石龙镇将聚焦旧城改造促进产业更新,探索高密度建成区情况下的旧城改造机制,寻求产业转型与城市提质的有效路径。

  改革,更要牢牢把握区域合作潮流,将城市发展的区位优势、天时地利进一步放大。东莞之所以取得令人瞩目的发展成就,与临港、临深的区位优势密不可分。在新时期,如何更好地承接港深资源要素,加强区域经贸合作,融入湾区发展大局,是东莞发展转型的重大命题。

  对此,作为东莞承接深圳产业溢出的前沿阵地,塘厦镇提出,将围绕莞深科技产业联动发展,为推动莞深融合发展,承接优质科技创新资源探路;作为港资企业占外资企业比重达69.2%的工业大镇,常平镇将围绕深化莞港经贸产业合作,探索“香港现代服务+东莞先进制造”的联动合作模式,深度接轨国际规则。

  这些改革虽在基层开展,却无不映射着东莞发展全局。

   南方日报记者 郭文君 朱紫强 吴擒虎 叶永茵

  策划 黄少宏

  统筹 郭文君

编辑: 詹海珊

相关新闻

回到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回到顶部
回到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回到顶部

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- 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招标投标- 物资采购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开奖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上海快3走势图 加拿大28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